holic

young and gone

[伪装者][明家日常] 还是去年

小甜饼真好啊

隔山灯火:

本来想写严霜的,但是回家晚了。


也更个夏天的小段子吧。


多半都是之前和枪总聊天的时候打出来的,整理了一下。原本想用作和正文对照插刀用的……但是这么美好的时光,不忍心哪,于是单拿出来~


算是给小甜饼委员会的会费啦❤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下午没课,明楼在学校吃了饭回来,两个小的抢着撞进怀里,都是一头一脸的汗。明堂哥送了他们一人一只篮球,两人疯玩了一上午,吃饭时一只都找不见了。


“掉到水沟里啦。”李伯拿着一个瘪的进来。


另一个大约是被丢到街上去了。


暑烦人困,明台胡乱吃了一碗,就被抱到房间里睡了。明楼与阿诚坐在床上,各自捧一本书看。


一阵细细风过,窗扇吱呀,一大一小两个齐齐打了个哈欠。


    洗过澡的小孩干干净净蓬蓬松松,在明楼床上滚了半圈,陷进夏被里,有点不好意思地抬头眨眼:“哥哥,你床真软。”


他不想走了。


明楼给他脱了鞋子,外套一扔,搂着书和阿诚一起睡下。


一睡就到日头西斜。


小孩觉多,明楼也不少。大的醒来了,轻手轻脚去客厅看报纸,小的蹬掉了袜子,一双白白的脚露在被子外面。门没关严,明台打着哈欠摸进来,搂着阿诚的脚又睡了一会儿。


阿诚脚麻,醒了。


明台揉着眼睛,跟他滚成一团。


阿诚说,嘘。


大哥在外面呢。


明楼床软,明台最喜欢在大哥不在的时候,在床上跳着玩,阿诚忍不住跟着跳了一下。两个人手拉着手在床上跳啊滚啊,就是憋着不笑不说话,客厅看报纸的那一个哥哥,可什么都没听见。


 


晚饭下锅,院里汽车滴滴,小狗汪汪,大姐回来了。


大姐带着好多的纸袋子,说阿诚呢明台呢,我逛个街的功夫你就把弟弟看丢啦!


明楼接过大姐的袋子,问买了什么好吃的。


大姐说猪油赤豆糕,玫瑰百果糕,阿诚最爱吃了,明台牙坏了不让他多吃。


明楼于是塞了一块在嘴里。


一边嚼一边找弟弟。


找了楼上楼下,房前屋后,一个弟弟都没看见,最后才在自己房间里发现又睡着了的两个孩子。


阿诚醒来看见大哥,笑,大哥你吃的什么,好香。


明楼说嘘,偷偷起来吃,不让明台知道。


阿诚蹑手蹑脚地下床,像捉迷藏一样跟在大哥后面出门去,大姐正在给点心装盘,招手说阿诚啊,你怎么穿了明台的鞋子?


大哥说,阿诚长高啦,明台的鞋子穿不下啦。


阿诚比着手指说,我比他高这么多呢。


鞋子小,走一半掉了,大哥把他抱到沙发上,给他拿点心,说这个好吃,这个也好吃,这个比以前做得还好吃,是不是换大师傅啦。


阿诚崇拜地看他:大哥,你都吃过呀?


大姐说哎呀都快让他吃完啦!


大姐声音大,明台听见,从床上骨碌下来,光着脚跑出来说,什么吃完啦,你们吃什么哪?


阿诚啊呜一口,把一块小点心塞进嘴里,装作没有看见明台的样子。


大哥说,嘘。


阿诚点头,鼓着腮帮子也说,嘘。


大姐莫名其妙。


你们吃什么呢,明台走过来说,大哥,我想尿尿。


大哥不说话了。


大姐打他一巴掌,都是被你们嘘的。


阿诚嗖的一声站起来,一脸严肃地拉明台。


大哥在后面喊,你先把嘴里的东西吃掉。


阿诚应,唔唔唔。


他鼓着腮帮子,带明台去尿尿了。


 


后来有一年,后来有一天。


明楼说起小时候的事。


阿诚一直笑。


他说我知道一个秘密,明台说的。


那天他们在床上玩的时候,明台偷偷告诉阿诚: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在大哥床上尿过床。


阿诚捂嘴说,啊!


明台认真地说,我让大姐告诉李妈王姨小兰姐不告诉大哥!你也别说啊不然大哥会打我屁股的,用那个鞭子!


阿诚被吓到了,一连两个月,每次都慌慌张张地带明台去厕所。


他攥着小拳头一步三回头,生怕大哥追上来。


已经长得很大的明楼问长大的阿诚,说呀,到底是什么秘密。


阿诚说不告诉你,保密。


明楼把他推倒在床上,埋在夏被里,袜子蹬掉了,露出一双脚。


阿诚被咯吱得喘不上气。


我真的不知道啊,他说。


自始至终都不知道,小明是真尿过,还是骗他的。


被压着哎哎呀呀的时候,阿诚忍不住说漏嘴。


明楼说明台尿没尿过不知道,小阿诚可要小心,别在我床上尿床了。


阿诚双脚乱踢,直踹他。


明楼把他外套一扔,搂着书和他的阿诚一起睡下。


一阵细细风过,吹进几点微雨,窗扇吱呀,两人一齐打了个哈欠。


 


朝与暮。


故人风快凉轻度。

评论

热度(1158)